郭晋安电影至暗过后迎接光明,影视行业静待反转

admin 热门电视剧 2020-05-10 15:22:11 20
没有最难,只有更难。两年前,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预言,未来一两年或有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今年年初,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接受新浪访谈时曾坦陈,2018年是其个人最难的一年,2019年是公司最难的一年。没有人能想到,经历了资本退出、监管趋严的影视行业,在2020年再次遭遇史诗级的黑天鹅。为了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保持社交距离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手段,电影产业首当其冲,甚至会是最后一批从疫情中恢复的产业之一。或许已经不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正在经历生死时刻的影视行业。过去的一个季郭晋安电影度,影视公司到底有多难?站在这个时点,乐观点,又有哪些好的预期可以期待实现?未来,又会有哪些变化将成为趋势?生死时刻上市公司作为行业中的头部企业,其业绩表现无疑具有标杆性意义。和大多数行业一样,影视公司迎来了史上最惨一季报。电影产业链上的制作、发行、影郭晋安电影院类企业业绩大面积下滑。数据显示,一季度,25家上市影视公司中,只有7家实现盈利,9家业绩实现增长。报告期内,确认了4部电视剧的收入和3部电影收入的华策影视实现1.10亿元的利润,成为盈利最多的影视公司。而主营为电影业务的公司则业绩惨淡:万达电影、中国电影、金逸影视、幸福蓝海、华谊兄弟、横店影视等公司亏损全部过亿,光线传媒凭借电影衍生品收入的大幅增长,勉强实现盈利。今年1月,全国票房收入仅有22.4亿元,同步减少80%,二、三月份更是几乎“绝收”。房租、人力、设备维护、物业管理费等成本高企的影院类企业成为“郭晋安电影重灾区”。一季度,全国共有2799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吊销。3月底,国内部分影院曾短暂复工,在暂时没有新片上映以及疫情乌云仍未散去之际,上座表现堪忧。3月22日,国内529家影院开业,总场次1389场,共1326人观影,平均一场观影不足1人次。产业链上、中游的制作和发行公司同样未能幸免。博纳影业CEO于冬表示,正在筹拍的影片《冰雪长津湖》年初受疫情影响,1800人的剧组被迫滞留在了丹东,200人滞留天漠,“损失超过1.5亿”。这部影片需要大量雪景,想要完成拍摄只能等到下个冬天,“制作与上映计划全部打乱”。头部公司遭受重创,中小企业则迎来倒闭潮。有数据显示,据《新京报》报道,截至4月底,全国已有近9000家影视企业注销,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数量。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开源节流迫在眉睫。王中军在接受财新网专访时透露,华谊兄弟一个季度的员工和财务成本超过2亿,高管在最近三个月暂时只领取半薪,疫情结束后再补发;韩国CJ集团旗下主打高端精品的CGV影院已经在中国展开裁员,比例高达30%。不少影院只能为一线员工支付最低标准的工资,在无法开业的情况下,暂时开辟其他业务,有做外卖的,还有开影楼的。触底反弹行业已经艰难至此,似乎也没有再悲观的理由。从政策的角度来看,各级对电影行业的支持值得期待。2020年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会议指出,我国电影发展长期向好的条件和环境没有改变,电影渡过难关有很多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中国电影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强调,要振奋精神、凝心聚力,推动电影全行业持续健康发展。随着疫情形势进一步好转,要采取更多新招实招管用的招,为全面复工复产做好准备。对于电影产业来说,影院有效开业无疑是业内人士翘首以盼的救命稻草。4月29日,视频会议同时指出: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2019年,国内全年电影票房为641.49亿元,电影局的估算意味着,今年票房同比腰斩。在春节档、情人节档、五一档接连“流产”,上半年票房几乎“颗粒无收”无疑已是定局的当下,这也意味着对下半年的电影市场或许不必过于悲观。在刚刚过去的这个五一假期,国内再一次经受住了人员大流动对疫情的考验。山西、陕西等地近期也出台文件,有序推进娱乐场所复产复工。影迷观影的心也早已躁动起来。猫眼研究院调研结果显示,超过七成观众“非常期待”或“比较期待”在影院复工后前去观影。资本也并未抛弃影视行业,相反,“抄底”意图明显。4月29日凌晨,华谊公布了一份规模近23亿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参与定增的成员不乏阿里系、腾讯系、复星系等新老合作伙伴,再一次向外界展示了王中军豪华的朋友圈。4月21日晚,万达电影也发布了定增预案,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3.5亿元。大变局春节期间,电影《囧妈》放弃院线上映,以6.3亿元的价格被卖给抖音,引起不小争议。1月24日晚,二十多条院线联合署名称:全国影院为电影《囧妈》放映投入相当大的费用,此次“《囧妈》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肥龙过江》、《大赢家》等新片同样选择线上播出一度让不少人对院线的未来感到担忧,“线上观影是否会成为趋势”?但从头部电影公司的表态来看,院线电影依然会是主流。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唐探3》将择合适档期的时机,在院线上映。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光线传媒也在同投资者的交流中表示,公司电影依然会选择在院线上映。不论是从线下观影的体验还是成本回收的角度考虑,线下观影依然优势明显。网络大电影的发展同样不容小觑。今年春节期间,网络电影共上线30部,较2019年多出10部。王中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到“谁也不能排斥网络,最终公司生存是最重要的。”未来,随着网大收入的提升,网络电影毫无疑问会是电影市场的重要补充。国家电影局则强调:要维护院线电影“窗口期”规则,坚守契约精神、强化诚信意识。统筹好线上供给,同时加强对院线电影网络播出和网络电影发展的通盘规划,积极利用互联网推动电影发展。光线传媒4月21日曝光了2020剧集片单,宣布将陆续启动包括《山河枕》《君生我已老》《她的小梨涡》《麒麟》在内的14部热门IP的影视化。此前,光线在电视剧市场存在感较弱,此番重磅回归,有评论认为或与受疫情影响公司营收压力较大有关。但是,主流电影公司此前就一直在推动“影剧共生”,疫情只是“催化剂”。今年一季度,华谊兄弟出品的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在优酷播出,分账票房破亿,华谊投资占股85%,“优酷给华谊提前结了账”。万达、博纳等头部电影公司在电视剧上也多有布局。电视剧相对电影来说,收益确定性较强,可以平滑电影公司营收波动,提升公司抗风险能力,在疫情催化之下,电影公司提升电视剧业务比重具备现实可操作性。伴随着疫情的冲击,资源不可避免地向头部公司集中。头部公司在融资渠道、抗风险能力等方面具有优势,疫情冲击则会将这些优势放大。国家电影局就表示,要探索院线重组做大做强的有效方式,鼓励跨地区兼并重组。制作层面,现阶段中小企业面临着严重的现金流危机,很多项目难以推进,头部公司影响相对较小,市场占有率或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显著提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