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电影魔幻的2020!原油為何會經歷價格戰和史無前例的負值?

admin 电影评论 2020-05-17 18:47:32 17
FX168財經報社(香港)訊 2020年,金融市場的超重量級事件,也勢將載入史冊:原油市場價格戰,震動全球!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沖擊經濟前景,導致能源需求驟降的大背景下,沙特突然發動石油價格戰:3月7日,沙特宣佈全面下調原油售價,10日,又宣佈將大幅上調原油供應量……一場震驚全世界的石油價格戰,就此打響,油價遭遇瘋狂暴擊;到瞭4月中旬左右,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經濟前景,侵蝕石油需求,再加上油價持續暴跌,OPEC+達成史上最大的減產協議,支撐下滑的市場,以期結束由沙特和俄羅斯發起的懲罰性價格戰。盡管如此,但是受到疫情影響,需求大減導致存量激增,市場供需嚴重失衡,油價還是遭受瞭更猛烈的暴跌:4月20日,國際油價創下一項新紀錄,美國5月份輕質原油期貨WTI價格暴跌創下歷史新低,歷史首次跌至負值。這是自石油期貨從1983年在紐約商品交易所開始交易後首次跌入負數交易。(圖片來源:CME Group、TradingView)此次暴跌的合約是馬上到期的美國紐約商品交易所5月份輕質原油期貨合約,正常情況下即將換月的兩種原油期貨合約的價差不會過大,但即將到期的美國原油期貨5月份合約和6月份合約的價差已經超過10美元,投資者若要保持相同的頭寸,成本將翻番,這十分罕見。Axicorp金融服務公司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Innes認為,市場認為減產協議對平衡原油市場是不夠的,眼下投資者不惜一切代價拋售,沒人願意交割。到瞭5月,沙特連連出手:7日,大幅降低油價折扣,沙特阿美上調瞭針對亞洲市場的大多數等級原油的價格,明確表明隨著世界最大原油消費市場開始從新冠疫情沖擊下復蘇,需求狀況正在日益出現改善。11日,宣佈在6月伦理电影額外減產100萬桶/日。這一系列的動作,都給瞭油價有力的支撐。本篇報告主要分析瞭沙特要發動原油價格戰,背後都有哪些可能的原因;原油價格戰的歷史,回顧歷史三次原油價格戰:1985年、1997年、2014年;以及油市可能的後續發展:一、沙特為何發動原油價格戰?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來,市場擔憂原油需求疲軟,國際油價遭遇重挫。作為OPEC中最大的產油國,沙特一直在敦促OPEC和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減產,以支撐油價。因此,在3月5日的會議上,OPEC提議延長現有日均170萬桶的減產計劃至今年年底,同時還希望在此基礎上額外減產150萬桶/天,其中OPEC減產份額為100萬桶/天,非OPEC產油國減產50萬桶/天。這一提議遭到俄羅斯拒絕。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表示,由於OPEC和非OPEC產油國未能就下一步如何應對達成共識,從4月1日開始,這些國傢將不再受到生產上限或減產的約束。7日,沙特發動價格戰,宣佈將4月原油日產量從當前的970萬桶調高至1000萬桶、銷售價格調低6至8美元,同時聲稱如有需要可繼續增加產量。沙特計劃下月將石油日產量提高到超1000萬桶水平。沙特官員說,在必要情況下,沙特甚至可能把日產量提高到創紀錄的1200萬桶。因此,從表面來看,原油價格戰的導火索是3月初OPEC+會議談崩!OPEC與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6日未能就3月底以後的原油限產政策達成一致是沙特發動價格戰的直接原因。下面將從沙特和俄羅斯兩個角度,來嘗試著分析價格戰爆發的可能原因:1、沙特1)沙特發現近兩年OPEC+的共同減產並未給自己帶來好處,反而讓自己損失瞭更多市場份額。沙特對自己的盟友俄羅斯越來越不滿,認為其表面配合減產,實際上卻在持續增產。對此,市場形勢則體現為,俄羅斯擠占瞭沙特的市場份額。例如,2016-2018年,俄羅斯反超沙特,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中國最大的原油提供商。實際上,過去兩年,OPEC+減產的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國。因為,美國頁巖油產量在不斷增長,完全填補瞭OPEC+減產的份額。美國是一個原油消費大國,也是一個原油生產大國,同時政府控制不瞭美國的油氣生產公司,其增產減產是一個純市場行為。上述因素使沙特感覺到自己的“犧牲”沒有獲得應有的收益。於是沙特轉變被動策略,主動進攻,試圖通過低價格和高產量反轉市場局面。市場人士指出,沙特此次出“狠招”意在維護其國際原油市場上的地伦理电影位,並通過短期陣痛向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原油生產國施加壓力,促使產油國重回談判桌。2)有猜測認為,沙特采取如此極端的進攻行動,可能是沙特王儲的個人原因。按照慣例,沙特國王死後由其順位弟弟接位,但這屆國王準備把王位傳給兒子,薩勒曼王儲。沙特統治集團內部爭鬥激烈,也逼迫薩勒曼王儲采用強硬手段來應對,來逼迫俄羅斯重回談判桌。2、俄羅斯俄羅斯內部對於是否要配合OPEC+減產也有分歧,俄羅斯國傢石油公司Rosneft、俄羅斯盧克公司Lukoil等主要油公司基本都不同意減產。俄新社報道,俄羅斯石油公司發言人表示,減產協議對俄羅斯毫無裨益,隻會讓美國頁巖油占據更多市場份額。有分析認為,俄羅斯不願減的邏輯是:不管怎麼減,需求不足是長期趨勢。原油市場是買方市場,市場份額才最為重要。財政狀況好轉也增加瞭俄羅斯博弈的底氣。俄羅斯財政部表示,俄財政預算的穩定執行和政府擁有的政策工具能夠保證宏觀市場和財政系統的穩定。俄羅斯能夠承受石油價格在6年至10年內維持在25美元至30美元的水平。俄羅斯也認為原先的減產都被美國頁巖油產量的增加回補,此次若再減產,那麼美國依然將成為最終的受益者。所以俄羅斯這次拒絕減產,有可能就是借油價的暴跌來打壓美國原油,使美國頁巖油企業減產。要知道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產出國,但開采成本在40美元/桶左右,如果原油價格持續下跌,美國國內的油企將時刻面臨資金鏈斷裂的窘境。不過,有分析認為,俄羅斯的此舉似乎在石油上扳回瞭一局,但其實是多敗俱傷。除瞭美國,俄羅斯原油開采的成本也是偏高,現如今的油價完全低於開采成本,加上運輸、庫存、稅費、資本投入,僅僅30美元的一桶油,俄羅斯也是耗不起。對於此次的原油價格戰,顯然俄羅斯已經做足瞭準備,畢竟“吃一塹長一智”,何況俄羅斯已經吃瞭多次的虧。俄羅斯財長指出,俄羅斯已經準備瞭1500億美元的國傢財富基金,即使石油價格在6-10年內維持在25-30美元/桶的價格,俄羅斯也能夠承受6-10年。不過,俄羅斯在原油價格戰中,已經栽瞭很多次跟頭瞭,這次可能不會再度預演。要知道蘇聯解體其實就是沙特與美國的增產,導致原油價格暴跌,美使得蘇聯每年損失數百億美元的外匯。在2014年初,俄羅斯奪取克裡米亞,美國聯合沙特等中東地區產油國實行大規模增產,企圖壓低石油價格這個命門,來迫使俄羅斯屈服。二、回顧歷史上的原油價格戰1、1985年:第一次原油價格戰1985年9月,沙特不顧回落的經濟形勢,放棄OPEC制定的原油基準價,采用凈回值計價法,打響瞭史上第一次石油價格大戰。在1981年以來的油價下跌趨勢中,沙特失去瞭大量市場份額,其原油出口收入從1981年的1190億美元最高水平,下跌到1985年的260億美元。為應對油價下跌,1981-1985年,OPEC開始實施“限產保價”戰略,但基本是沙特承擔瞭主要減產任務。1984年10月OPEC第71次會議,將配額總量調低至1600萬桶/天,其中沙特隱含配額435萬桶/天,不到1981年一半,占OPEC市場份額從1981年的44%下滑到1985年20%。與此同時,非OPEC國傢原油產量在1982年首次超過OPEC,而且在不斷增加。1985年夏天,英國北海油田產量已經超過沙特,甚至蘇聯也大量增加對西方石油出口——油價上漲的機會讓蘇聯從西方國傢撈回大量硬通貨。沙特面對市場份額的逐年下降,同時OPEC市場份額也逐年下降,1985年2月,沙特發出通牒,如果其他成員國不減產,油價將大幅下跌。9月,沙特改為凈回值方式簽訂供油合同,意味著沙特放棄瞭基準油價、拋棄“限產保價”戰略。隨後,1985年12月OPEC第76次會議,公佈瞭新的“低價保額”戰略——維護歐佩克在國際石油市場上的合理份額。至此,OPEC與非OPEC之間的爭奪市場份額的“價格戰”開啟。1985年8月,美國迫使沙特增產,而當時伊朗和伊拉克正處於戰爭漩渦中,沙特也有意通過油價削弱兩伊經濟,因此雙方一拍即合。1985年,沙特原油產量迅速增加,出口從不足200萬桶/日猛增到約600萬桶/日,秋末更達到900萬桶/日。受此影響,國際油價從30美元/桶一路下跌,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跌至12美元/桶,到次年4月1日,原油價格跌至10美元/通,下跌幅度接近70%。雖然1986年初,非歐佩克產油國也開始通過降價銷售來爭取市場份額,但終敵不過OPEC產油國低成本油價和產量快速上漲,其中1986年中沙特出口收入比前些年穩中有升。財政方面的巨大壓力迫使非歐佩克產油國以及歐佩克產油國中的強硬派妥協。1986年底,在得到非歐佩克產油國的減產承諾後,歐佩克在當年12月舉辦的第80次會議上重新實行配額制度,歐佩克新設定的配額是1660萬桶/日,比歐佩克1986年的實際產量削減約100萬桶/日。至此,持續一年的價格戰才宣告結束。2、1997年:第二次原油價格戰1990年,委內瑞拉國傢石油公司為瞭加快發展速度,制定瞭一項480億美元的五年投資計劃,其中180億美元用於周邊行業和奧裡油(一種重質燃料油)的開發,剩下的300億用來發展核心石油企業。受此影響,委內瑞拉原油日產量從1992年的220萬桶,急速增加到瞭1998年的350萬桶,號稱全世界最大的非常規石油儲備國。這引起瞭中東許多國傢的不滿,伊拉克1997年8月後增加原油產量100萬桶/日,沙特在1998年1月增產80萬桶/日,產油國實際上陷入瞭囚徒困境。伴隨著原油國傢增產的是亞洲金融危機,原油需求端也受到瞭很大沖擊。就此而言,此次原油價格戰與本次最為相近。受到需求和供給的雙重影響,佈倫特原油自25美元/桶一路下跌,到1998年12月,佈倫特原油跌到史上最低的9.55美元/桶,跌幅超過60%。3、2014年:第三次原油價格戰2014年爆發瞭第三次原油價格戰。這次原因比較復雜,可能包括以下幾點:(1)2014年,OPEC想拉攏俄羅斯組成OPEC+,但沙特未能說服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歐佩克國傢加入減產計劃;(2)2013年底,烏克蘭危機爆發,緊接著2014年3月,俄羅斯出兵克裡米亞,占領瞭黑海的出海口,西方國傢隨即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3)彼時美國頁巖油已經發展瞭4、5年,OPEC對美國頁巖油一直攫取市場份額非常不滿,從而實施瞭增產。從2014年6月份開始,國際油價開始大幅下跌,10月,OPEC宣佈不減產、沙特下調對美國和亞洲的出口油價、再加上美聯儲退出QE帶來的美元走強,國際油價繼續大幅下挫。到2016年初,佈倫特原油跌到27.10美元/桶,跌幅超過75%。回顧歷史上三次價格戰,原油市場上的“大國博弈”,尤其是沙特、俄羅斯、美國的“三國殺”。近來,世界原油價格戰硝煙彌漫,沙特俄羅斯劍拔弩張,大有不獲全勝誓不收兵之勢。俄沙大戰猶酣,長期掌控國際石油市場的美國豈肯大權旁落,必然伺機而動。沙特和美國是傳統上的堅定盟友,在石油安全保障和地緣政治方面利益一致,但兩國固有矛盾摩擦也在累積加大。美國和俄羅斯有著難以調和的長期戰略利益分歧和沖突,但雙方時不時也要坐下來談談合作。俄羅斯和沙特作為世界最主要兩個產油國和主導力量,雖在政策上經常南轅北轍,但近年來合作多於對抗。從當前局勢看,俄沙美正在上演“三國殺”,這是一場決定石油市場主導權的爭鬥,也將影響未來國際能源格局變化。俄羅斯:絕不屈服、戰鬥到底俄羅斯號稱“戰鬥民族”,很難想象會輕易屈服於沙特的極限價格戰和美國的肆意制裁壓力。更何況當今執掌俄能源行業的是伊格爾·謝欽,綽號“黑騎士”,此人以強烈民族主義者和強硬派著稱,深得俄羅斯總統普京信任。可以說,俄羅斯政治上有強烈的意願與沙特硬扛,而且是準備打一場持久戰。這也能解釋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為何6日在維也納舉行的限產協議談判上中途退出,俄高層顯然早已決策開戰。外界普遍分析認為,俄戰略目標是打擊美國頁巖油氣行業,並以此作為報復美國制裁俄石油企業的重要手段。近年來,美國加大瞭針對俄羅斯石油相關企業和金融機構的制裁力度,前不久還制裁瞭與委內瑞拉交易的俄羅斯石油公司。特別是美國極力阻礙“北伦理电影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該項目建成後將向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歐國傢直供天然氣,這將大大增強俄羅斯在歐洲能源市場的主導地位。沙特:左右逢源、冷暖自知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是,究竟沙特和俄羅斯大打價格戰是互相傷害,還是聯合起來共同對付美國?如果僅僅是針對石油市場的戰略選擇和見解不同,兩國的分歧不會持續太長時間,沙特領導的歐佩克遲早都會同俄羅斯達成新協議。市場觀察人士透露,沙特對於價格戰早有準備,絕不是一時心血來潮。此前,沙特央行和其他主要商業銀行已經做好準備,為快速提高產量提供充足資金。通過價格戰,沙特力爭擴大在歐洲和中國的市場份額。短期來看,沙特俄羅斯之爭很可能是兩敗俱傷,既然誰都不願意落下風,最可能的結果就是通過擠出效應,各自在不斷萎縮的國際市場上占據更大份額。此外,沙特估計也沒指望能在較短時間內將俄羅斯逼回談判桌。近年來,沙特俄羅斯關系有瞭長足進展,普京總統與沙特王儲薩勒曼建立瞭良好私人關系,兩國還簽署瞭新的投資貿易協議,夯實瞭石油領域的合作基礎。更為重要的是,隨著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國優先政策,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存在和政治影響力都大幅度下降,反而給俄羅斯帶來瞭填補空白的機會。目前,俄羅斯不僅在中東地區增強瞭影響力,也承擔瞭更多責任。沙特也因此改變瞭過去一邊倒依靠美國的外交政策,盡量做到左右逢源。當然,沙特王儲也努力在華盛頓贏得支持,繼續購買美國軍火。雖然沙特擁有最低石油生產成本的絕對優勢,但日子也很不好過。沙特王儲的理想是推進經濟結構改革,最終擺脫對石油這一單一產業的過分依賴,從而實現國民經濟多元化目標。為此,沙特近年來大規模投入基礎設施建設,財政預算連年赤字。據估算,沙特政府要實現財政收支平衡,需要維持油價在每桶80美元上下,一旦油價跌到每桶30美元的低位,沙特政府的各項開支將會捉襟見肘。可見,即便擁有5000億美元外匯儲備和龐大的國傢主權財富基金,在即將到來的低油價時代,沙特維護政權穩定所面臨的壓力非常之大。從這方面講,沙特是否願意長期打價格戰是要打問號的。美國:傷筋動骨、卷土重來穆迪公司調查指出,北美石油和天然氣企業總共背負860億美元的四年期債務,包括評級債券、定期貸款和再擔保貸款等,其中今年到期的債務高達220億美元。因此,當前這場價格戰時機算計得非常精準,當美股崩盤之時,美國頁巖油氣產業必將陷入迫在眉睫的融資危機,導致大批相關企業破產或是重組。應該說,財大氣粗的美國油氣產業在價格戰打擊下,將會傷筋動骨,尤其是靠借債度日的頁巖油氣開發企業可能要重新洗牌,但不會影響到總體的石油產出。僅在上周,美國石油日產量高達接近紀錄水平的1310萬桶,其中原油出口量也達到每日415萬桶的規模。所以,沙特俄羅斯想利用價格戰一舉擊潰美國的霸權地位,顯然是不現實的。美國能源部日前發表聲明說,美國經濟增長強勁,美國仍將是全球最大的能源生產國。這些國傢行為者(指沙特俄羅斯)操縱和沖擊石油市場的企圖,反過來強化瞭美國作為全球合作夥伴和盟友的可靠能源供應國地位。美國能夠而且將承受市場波動。總之,世界原油價格戰對美國經濟將產生重大負面影響,因為光是頁巖油氣行業近年來對美國經濟的增長貢獻率就高達10%,石油和天然氣行業還提供瞭近1000萬個就業崗位。俄羅斯、沙特和美國上演“三國殺”,將是一個復雜的利益博弈、既纏鬥又相互妥協的過程,最終鹿死誰手,還需拭目以待。三、原油價格戰的後續發展據CNN此前報道,沙特此輪降價的目的是奪回市場份額,並向俄羅斯施加更大壓力。而外界普遍認為,俄羅斯增產的戰略目標則是打擊美國頁巖油行業,並以此作為應對美國制裁俄石油企業的重要手段。在石油價格戰打響之初,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社交媒體網站發文稱“汽油價格下降瞭,這對消費者有利”,但實際上,如果油價持續暴跌,負債累累的美國石油公司也將面臨更大的財務壓力。近年來,數十傢美國石油公司已經破產,美國石油產量可能也會隨之下降。有市場分析師表示,美國頁巖油和加拿大油砂將迎來噩夢般的一年,“生產將變成一場比拼經濟實力的戰鬥”。有分析此前認為,“從當前局勢看,俄沙美正在上演‘三國殺’,這是一場決定石油市場主導權的爭鬥,也將影響未來國際能源格局變化。”沙特和美國是傳統意義上的堅定盟友,在石油安全保障和地緣政治方面利益一致,但兩國固有矛盾摩擦也在累積加大。美國和俄羅斯有著長期戰略利益分歧和沖突,而雙方也要不時坐下來談合作;俄羅斯和沙特作為世界最主要兩個石油生產商和主導力量,近年來有合作也有對抗。石油價格戰的背後是大國之間的博弈。美國《紐約時報》稱,沙特領導的OPEC與俄羅斯為支撐油價達成的聯盟破裂,可能隻是“暫時的”。沙特方面的行動,可能是一場“談判棋局”的一部分,與俄羅斯仍舊可以達成妥協。在沙特發動原油價格戰之後,3月9日,國際油價大跌30%,為1991年聯合國部隊開始介入以來,海灣戰爭開打後的單日最大跌幅。佈倫特原油每桶價格跌至32.83美元,比3月6日少12.44美元;美國西得克薩斯中間基原油每桶價格為28.84美元,下跌12.44美元。4月,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影響經濟活動導致原油需求低迷,OPEC石油減產幅度不如預期,儲油設施可用容納量迅速減少,加上五月西德州原油期貨4月21日就要結算,市場拋售大量即將交貨卻乏人承接的原油,導致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出現前所未見的崩盤走勢。5月交貨的美國西德州輕原油價格4月20日開盤後一路下跌,美東時間4月20日下午2點過後成為自1983年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開始交易以來的首次跌破0美元,2點半左右出現最低每桶負40.32美元的價格,和上周五收盤價18.27美元相比,跌幅約百分之三百。西德州中級原油(WTI)5月交割期貨價跌破0美元關卡,終場暴跌55.9美元,跌幅306%,收在每桶負37.63美元。當時,中行原油寶事件引爆輿論:中國銀行的原油寶產品沒有提前移倉,故按WTI原油價格-37.63美元/桶來結算,此舉引發投資者嘩然。多個投資者表示,中行原油寶未能夠主動根據合約交割時間20日晚上10時,轉倉至6月,又於22日將5月合約結算價格定格在-37.63美元,或-266.12元人民幣,意味投資者在收市價-37.63美元被平倉,因此產生巨額虧損此外,印度多種商品交易所(MCX)油價以-2884盧比每桶結算,以當日市場上交易的11000單原油期貨計算,累計損失41.8億盧比,印度多傢經紀商就此將MCX告上孟買高等法院。原油價格戰,引發油價暴跌,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經濟前景,嚴重抑制能源需求,原油市場供需嚴重失衡,4月開始,美國、沙特、俄羅斯等協商減產……4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本·薩勒曼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分別進行瞭電話溝通。特朗普表示希望他們能減產大約1000萬桶石油。對此俄羅斯總統普京4月3日在一場會議上表示,願意在與有關各方合作情況下每天減產約1000萬桶石油。4月9日,石油輸出國組織及俄羅斯同意削減產量五分之一以上。4月12日,石油出口國組織與俄羅斯及其他產油國達成協議,將在5月和6月每天減產970萬桶原油,7月至12月每天減產800萬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每天減產600萬桶。5月沙特接連出手:不僅大幅降低油價折扣,還宣佈自願額外減產。為瞭支持全球能源市場初生的復蘇勢頭,沙特阿拉伯5月11日宣佈自願性的單方面減產每天100萬桶,這將使石油產量降至18年來的最低水平。沙特阿拉伯的目標是在6月將每天原油產量減少到750萬桶,而最新的OPEC+協議規定的官方目標是每天850萬桶。如果沙特兌現減產承諾,則原油產量將下降到2002年中以來的最低水平。沙特能源部一位官員表示:“沙特王國旨在通過此次額外減產來鼓勵OPEC+參與者以及其他產油國遵守減產承諾,並額外的自願減產,以支持全球石油市場的穩定。”隨著OPEC達成史上最大減產協議,沙特的頻繁出手,這場原油價格戰似乎可以宣告結束。在這場石油價格戰中,沙特其實承受瞭油價暴跌造成的損失,但憑借著低成本原油,搶占瞭更多的市場份額。綜合統計數據來看,從市場份額的角度看,沙特已成為這場石油大戰中的大贏傢。(註:數據來源彭博,沒有看到原文中的圖片)數據顯示,4月,沙特對中國的原油出口量增長一倍,達到2017年來的最高水平;對美國的原油出口也達到瞭2018年8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沙特阿拉伯也取代伊拉克,成為印度最大的原油供應國。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盡管沙特6月原油的優惠程度較5月有所減少,但對比其他中東產油國和俄羅斯,仍有很大的競爭力。《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表示,沙特十分看重亞洲市場,亞洲市場也是未來競爭的關鍵所在,預計到2025年,亞洲市場將占據全球原油需求增長的三分之二。高盛認為油價暴跌不僅將影響大宗商品市場,對美國頁巖油市場也影響巨大。美國頁巖油生產商是高收益債券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其信貸狀況繼續惡化,將不可避免對美股乃至整個金融系統穩定性造成沖擊。不過,大多數機構認為,從中期來看,新冠肺炎疫情終將過去,油價將會回到由供需決定的軌道上。

分享: